江青同志对一些外国电影的批示意见

江青谈影片《简爱》 
《简爱》这部电影,内容是很反动的,这部小说在英国文学史的地位也不高。但是,这部电影在制作上是严谨、细致的。从改编剧本看,除了后边简爱出走那一段有某些多余以外,其它都还是可以有所借鉴的,因为一部长篇小说改编为一部一小时半的电影,是比较困难的事。
导演不错,细致、严谨,给演员以充分的表演过程和作戏的机会。因此画面上表现出人物的内心活动是不错的,它的画面也不乱蹦乱跳,对话比较少。演员我不太喜欢,但是他们演这个戏,还是称职的。
这部电影的摄影技巧,那是值得我们借鉴的重要部分。它拍的早上是早上,中午是中午,黄昏是黄昏,采光技巧是相当高明的。例如:简爱的到达是黄昏,画面上没有说,但是可以直接看出是黄昏。罗杰斯特的摔马那一段,一看就知道是傍晚。接着就是晚上,第二天简爱在户外画画是早上,使人感到清晨的清新,颜色极为丰富,特别是绿色。又例如:疯子伤了她的弟兄,是深夜,接着是拂晓的外景,简爱在平台上来回焦虑地走着等待罗杰斯特,一直到后来两个人见面,这一 场戏的摄影技巧了不起,我还没有看过像这样的电影,拍拂晓一看就懂,丰满的绿层次间以暖色的小花,沉浸在朦胧的晨雾中,很好地衬托出这一场戏的内容,内容和形式是统一的,相当吸引人。选景也好,使人总是感觉到面前是个大花园,其中有座古堡。内外景配合得好,例如:简爱坐在窗子旁边,望着窗外,窗外在下雨, 但是使观众能隐隐约约地看到窗外茂盛的树木郁郁苍苍。
这一部电影我推荐给春桥同志看,暂留钓鱼台。你们四位要想这几天看,可以到这儿来看。以上意见,只是提供你们几位参考。如果你们这几天能有时间看,可以打电话找十七楼的康玉和同志。
注:一九七五年八月十一日刘真电话向于会泳传达了江青的上述意见。八月十二日晚,于会泳去钓鱼台看片,八月十三日重新整理此稿。(文化部办公厅提供)
江青对墨西哥影片《在那些年代里》的补充意见
江青:关于它的毛病,我没有向你们说充分。将来拍革命历史片时,我们也许要借鉴它的某些部分,前次忘了和你们说。
(一)因为他们是资产阶级,他的阶级本性决定他们的创作思想、创作方法。它虽然写的敌我双方是旗鼓相当的,但是因为资产阶级和封建阶级都是剥削阶级,因此它什幺人都美化,所以它的反面人物大大超过了正面人物。它一开场就是凶残的敌人红衣大主教等。拿破仑第三夫妇、马克西米廉夫妇、红衣大主教、 教皇、米拉蒙(伪总统)、神父的私生子、大庄园、叛徒印第安人、墨西哥驻法国大使、瑞士国际投机金融资本家、杀人的三个反动军官、拿破仑第三的私生兄弟、法国驻墨西哥公使……都刻划得相当突出。
华瑞士一方:农民都是群氓。华瑞士突出,一个将军比较突出,还有一个耍笔杆子的人被打死了,华瑞士这一边一个总统去投降,人家不要,还有一个戴眼镜的秘书最后也动摇了,副总统要夺权被枪毙了。和前者相比,弱多了。
(二)它没有正式作战的场面。
(三)运用演员的眼睛作戏不够。《鸽子号》的长处之一,就是在低密度曝光的时候,好像也用了眼神光。例如:“墨片”中的华瑞士就没有看到一次眼珠。
另外,这个戏的编剧最大的长处之一,是矛盾、冲突刻划得非常尖锐、复杂。敌我双方矛盾写得很好,双方内部又有各自的内部矛盾冲突。华瑞士一方:华瑞士和总统、和以后他的副总统的矛盾,他使用的旧军官的叛变,跟他多年的秘书最后也动摇了。……
另外一方:拿破仑王朝(路易波拿巴,欧仁尼)和哈布士堡王朝(马克西米廉、卡罗塔)的矛盾,这两对夫妇,每对夫妇之间又是矛盾的,这两个王朝和教会、庄园主、骑士、印第安人的叛徒、瑞士国际垄断金融资本家、拿破仑王朝首相(拿破仑第三的私生兄弟)、墨西哥驻法国的外交官他们之间的相互矛盾, 法、英、西、奥、墨西哥的军队、军官之间的矛盾……

总之,这个戏由于矛盾、冲突特别尖锐、复杂,所以它也就能特别吸引观众。
江青在中央乐团音乐会中间及演出后的讲话记录稿
江青:
(看男声小合唱)伴奏的女同志还是穿裤子,不敢穿裙子。女同志夏穿裙,冬穿裤。设法把裙子设计出来。
(看木琴演出。演奏者站着演奏)可以坐着弹,也可以站着弹。
(看木琴演出的第三个节目《公社姑娘》)曲子怎幺有苏修调子?(李德伦同志:是新疆的。)变奏一下,也还可以。(于会泳:赶快改吧!)
(看胡松华独唱)眉毛都是短的。(唱《献上心中最美的歌》)是抒情还是进行?嗓子不如过去好了。像章太太。女同志穿裙子,还要解决袜子问题。 舞台上,生活中都要注意。出国要穿连衣裙,四幅,拼起来,直着垂下来。像章出国二百不够,多带一点。(听胡一松华加演的《今日同饮庆功酒》后)顿挫不错。(对浩亮、庆棠说)《平原游击队》和《杜鹃山》也要写些这样漂亮、短小、易普及的唱段。
(听孙家馨唱花腔女高音)出国尽唱毛主席的歌不行。(于会泳:要注意这个问题。国内是群众要求。)
《敬爱的毛主席》太长了。《千年铁树开了花》不精练,要把它磨好。在花腔之前,再发挥一些,可以看看《翠堤春晓》,要超过他们。
样板团的女同志要穿裙子。但不要穿超短裙。出国时,男女独唱演员可以从《白毛女》、《红色娘子军》和样板戏中选些唱段去唱,不要老唱少数民族的。我不是说少数民族的不能唱、不唱,而是比例太大。 南方的越剧正在改革,有人说改得好,有人说改得不好。我说改好,不改不适合时代的要求,不改怎幺行?声部要改,搞音乐的要帮助他们去改。
(看《草原红卫兵》)钢琴伴奏应弹出马蹄声。(李德伦同志:有,但听不出来。) 西哈努克的歌有没有?
《春香闹学》要突出笛子。《水调歌头》、《浪淘沙》、弹词、要录音。 出国要带《百鸟朝凤》。
总政出了两期简报,题目是落实江青同志等中央首长关于音乐舞蹈的指示──(指六月二十四日)里面说尽量少安排少数民族歌舞。不要片面性、绝对化。我不是说不让演少数民族歌舞,是比例太大,要提倡搞汉族舞。我一说剑舞,都去搞剑舞,也可以搞棍舞、刀舞,要举一反三。要有辩论法。 剑舞可以穿古装,也可以穿现代服装。千万注意不要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
穿裙子也不要那幺死,也可以穿裤子。一不能辩证,二不能举一反三。
(向李德生同志)军队女同志服装也要设计得好看些,也可以穿裙子,还有衬衫。
头发谁都不敢烫,我带头烫。不能都弄成三毛流浪记。总不该让四十岁以上的女同志梳两个小髻。该烫的还是可以烫。一当然也不能搞成奇装异服。上海出现过这类现象,要煞一煞。但也不能乱蓬蓬。有的女同志,年岁大了,可以梳抓髻,结彩带。长发也可以,把长发盘起来。
(看《练兵场上》)可以暂时这一样练,也可以换个景,在他们回来的路上,帮助民兵一起练。
样板团的剧场已搞了卫生,北京市的剧场也要搞卫生,不然传染病不得了。
乐团的服装暖冷颜色要通盘考虑。
(看《战台风》)可以站得住。出国要有独奏。新影乐团有个拉板胡的搞得不错,出国的时候可以借来。
唱主席诗词,出国要有字幕。 明天把三台节目的节目单送给我。
(演唱主席诗词时)《忆秦娥》情绪不对,要雄伟、壮烈、苍凉。当时在历史的转折关头。
军队的节目也好,地方的也好,不管哪单位的节目和人,都可以选,演出后可以再回去。来了可以向他们学。民族乐只带独奏。
《霓裳羽衣曲》搞个录音给我。(后失传,民间有《月儿高》,代替《霓裳曲》)。
毛主席指示,将《杜泉山》仍改为《杜鹃山》。


江青看《半篮花生》等样片时的讲话记录稿  
江青:
《半篮花生》光讲矛盾的普遍性,不讲矛盾的特殊性。主席在《矛盾论》中讲的大部分是矛盾的特殊性。戏中既然提了《矛盾论》,也讲了矛盾,但只讲普遍性,把马克思主义重要问题阉割了。现在苏修就讲普遍性。《大家庭》贩卖无冲突论。看到了你们送来的材料了(指创办的内刊),你们也发现不敢写冲突,写阶级斗争的问题。建议再学习《矛盾论》。 创办应设评论组。要写一篇文章,写这个问题(指矛盾)。
《半篮花生》很新鲜,并不难改。里面富裕中农可改为摘帽地主,性质仍是内部矛盾。要把矛盾搞得更激烈些。一家人都有共性,但每个人应有个性。女孩子讲的飞跃看不出来。戏不错,要改好。矛盾问题,现在全国都不敢写。
《送货路上》:很活泼,内容不错,表演形式有好有坏。拍摄太粗糙。桔子像柿子。台步没有出新。莫怕别人指背脊,这话不对。演得不错,题材不错。挑杠用的扁担上的双彩球,在《龙江》中已提过,怎幺还搞?
《半篮花生》、《送货路上》要改,改完再看。 《两张图纸》:把新干部说得一无是处。当前主席提倡提拔新干部,唱了反调。《园丁之歌》:剧名就不合适。园丁应是共产党,怎幺是教师、知识分子呢?男教师是二流子。
(张春桥:教育路线也有问题,学生受教员摆布,女教师是热爱工农的,但最后给小孩子出了难题。)
教室看不出典型环境。女教师还给男教师说好话,男教师转变也不合理。没有文化怎能担起革命重担,这句话问题大了,应是有文化能更好革命。这句话简直是反攻倒算。女的表演简直是青衣花旦,化妆像少奶奶。矛盾也没有很好解决。
音乐创作:
黄河协奏曲,有人说是俄罗斯作品。今后不要让我们上当了。
《水调歌头》完全可以出新。《浪淘沙》有困难。昆曲太纤细了,非出新不可。刚进城的时候,跟金紫光说过,昆曲可以搞一搞,但他搞的是复古。
把《梅花三弄》原曲拿来听一听。
《二泉映月》比较哀怨、压抑。《江河水》比较悲愤,用中西合璧,突出二部。《江河水》要用管子演奏。
《战台风》是个创作,应该提倡。中国音乐是个宝库,应有人搞。要推陈出新,不要搞白手起家。各种地方戏改革动起来了,很可喜,应关心一下。
评剧团的《向阳商店》如何了?据他们说越来越坏了?
(张春桥:评剧很有观众。)
评剧很轻佻,过去家长都不让去看。
可以调一些戏给我们看,也可以在北京公演。全国创作蓬勃开展,要抓一下评论队伍。创作组要组织一个小的评论组,鼓励创作,指出方向。
(文化部办公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