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文与TAF的故事

林志文与TAF的故事
Coffee Americano Espresso Newspaper Couch Concept

本文摘自杨远薰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overseas-tw

林志文﹝Bob Lin﹞有一个特殊的成长背景,使他无论与第一代或第二代相处,都能欢喜自如。

他是一个八岁到美国的小移民,而且是跟祖母单独生活在一起。他说:「你能想像一个六十八岁的台湾阿嬷,带着八岁的孙子,单独在美国生活,是什幺样的情景吗?有些情况实在有意思,譬如说,我到学校唸书,英文看不懂,回家问阿嬷:『这字什幺意思?』阿嬷受过日本教育,赶紧查日英字典,再用台语解释给我听。这就是我们头几年在美国生活,时常发生的事。」

为什幺会有这种情形?这得从他的姓说起。林志文的父亲是杨忠正先生,他的哥哥弟弟都姓杨,只有他姓林,因为他自出生后,就过继给林家,继承香火。原来志文是林秋菊的大姐秋棠的第二个儿子。林家三姐妹原本有个大哥,不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被日军徵召阵亡。林家二老非常伤心,因此秋棠婚后所生的第二个儿子,便成了林家的命根,自小和祖母住在花莲。

一九六八年,寡居的祖母移民美国,带着小志文同行。他们在秋菊阿姨家住了四年,个性独立的祖母便带着他搬到海德公园,单独居住。两年后,他的妈妈带着哥哥来,和他们住一起。又过了两年,弟弟也来了。

「爸爸是最后出来的一个,因为他在台湾电力公司上班,一直工作到退休。」志文说:「那些年,妈妈好辛苦,因为三个男孩经常把一个家,搞得天翻地覆。」

随着环境不断地变迁,志文的适应能力变得很强,同时也习惯周遭多元的文化。

他笑着说:「我们一家讲好几种语言,妈妈到芝加哥后,在日本人的教会当音乐总监,秋菊阿姨则一直在华人教会当音乐总监。我们在家讲台湾话,用台语读圣经、祷告、唱圣诗。但是祖母和爸爸、妈妈、甚至阿姨、姨丈讲日本话,因为他们受日本教育。我和哥哥、弟弟、及表妹们讲英语,因为我们在美国长大。」

「我从小就在一种什幺都是、也什幺都不是的环境下成长。」他接着说:「台湾人觉得我是美国人,因为我讲美国腔的英语。美国人觉得我是台湾人,因为我有一张东方脸孔。第一代觉得我是第二代,因为我自小在美国长大。但美国法律认为我也是第一代,因为我不在美国出生。但这些对我都不是困扰。因为我了解我是一个台裔的美国青年,我以我的根为荣。」

长大后,多元的文化背景成了志文的独特资产。他能讲流利的台语,熟悉第一代的想法,与第一代们畅谈无碍。在这同时,他也是第二代们的小哥哥,与第二代的孩子们玩在一起。

他自到芝加哥后,就年年跟着祖母、阿姨和姨丈参加中西部台湾人基督徒夏令会。就读高中时,即开始带领芝加哥教会的亚裔青少年团契。

一九八○年,基督徒夏令会的最后一次理事会在杨忠正家召开,决定将基督徒夏令会改为青少年夏令营。那年,志文二十岁,是香槟城伊利诺大学化学系大三的学生。

隔年,第一届TAF夏令营创立,林志文带领一大群芝加哥的青少年前来参加,带给大家很大的鼓励。

「但一直到一九八六年,」甫良姨丈说:「芝加哥的孩子们风闻到TAF夏令营可能停办,公推他出面与第一代协调,大家才发现他是两代之间的一个很好桥樑。以后,他的领导能力就深为第一代们所器重。」

展露领导才能

林志文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化学公司任职,同时继续带领芝城教会的亚裔青少年,也因此与全美基督教青年中心领导人史密斯成为好朋友。

一九八七年,卓甫良接掌TAF会长后,经由林志文的介绍,邀请史密斯到TAF夏令营当讲员。结果史密斯的演讲深受大家喜爱,不仅隔年再度应邀到夏令营讲演,并且在一九八九年时,应陈植哲会长之请託,为TAF作了一番全盘的评估。

当时,史密斯在报告中强调, TAF若能顺利传棒,未来大有发展可能。这项评估引起第一代们的探讨。隔年,卢志华教授接任会长,开始启用林志文、David Chiou、Andy Chen、Daniel Lu、 Hochi-Tsai和John Chen等多位第二代青年,担任夏令营的辅导员和协调人等职务。

在这段期间,林志文本身也遭遇到一些人生的转折。他大学毕业后的第三年,最亲爱的祖母蒙主恩召,带给他无限哀思。在这之前,他因在公司的表现获得肯定,被派往德州达拉斯,担任分公司技术服务部的经理,因此离开自小长大的芝加哥。

他在达拉斯,遇到来自香港的凯西﹝Kathy﹞。两人情投意合,进而缔结连理,尔后生了两个活泼可爱的儿子约书亚﹝Joshua﹞和马太﹝Matthew﹞。

「可惜阿嬷没有亲眼看到志文结婚。」时隔多年,秋菊阿姨仍如此感叹:「她如果看到爱孙娶了这幺一个好太太,替林家生了两个白白胖胖的小壮丁,不知有多高兴!」

「志文的长处是人缘好,讲话很有说服力,深具协调的能力。他在九十年代,与行政能力很强的David Chiou形成很好的团队,积极带领夏令营的各种活动,以致激发更多学员的参与,对转变中的TAF,发挥非常正面的影响。」甫良姨丈说。

林志文在二○○一年担任TAF会长后,继续提携更年轻的后进,如Bernice Tsai、 Christian Shay、 Jessica Chang、丁怡宾﹝Lester Ding﹞、 Morris Lee 、林宜如﹝Carol Lin﹞等等。

「许多孩子很热心,主动为夏令营提供不少好点子。」他说:「譬如Sylvia Chen 提议的『大哥哥姐姐』制度,由青年组的学员认养少年组和青少年组的学员为弟妹,一起野餐、谈心,便是一个很温馨的活动。」

「现在服务TAF的第二代大约比我年轻十多岁,」他笑了起来,说:「跟他们相比,我都快成上一辈了。我们的第二代很优秀,很多毕业于美国着名的大学,在社会上也很有成就。更可贵的是,他们都有一颗认同台美人的心和奉献TAF的热忱。」

TAF的四大主题

年轻一代接棒后,重新整理第一代的思维,然后以新的语言,有系统地表达出来。论述能力很强的林志文提起TAF的理念,明确地指出:「TAF的任务在教导身处台湾与美国文化交集的孩子们,能平衡两种不同的文化,培养健全的人格,并以谦逊的态度服务人群,进而造福社会。」

他接着说,伦理价值、认同、沟通和领导能力是TAF夏令营的四大主题,每年强调一个主题,每四年轮换一次。

「这四个分别由历任会长带进的观念,实则脉络相通,里外一贯的。」他进一步阐释道:「首先从伦理价值开始。生活在美国,少数族裔的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常有迷失的现象。因此我们要教导他们认识自己。先检视自己的优点、缺点、喜好、特质与追求的方向,再学会接纳自己、尊重自己,然后以同样的态度接纳别人、尊重别人。」

他举自己的例子说:「譬如青少年时期,大家对外表都很敏感。众所喜欢的体型都是高高瘦瘦,但我从小就长得胖胖壮壮,我怎幺办?就是学会接纳自己,告诉自己:长得不那幺酷,没关係,我还有其他长处,祖母、妈妈、阿姨和许多人都爱我。建立自尊与自信后,才能以同样的态度接纳与尊重别人,这就是伦理价值。一个人有了正确的价值观,为人处世就比较不受外界的影响。」

「了解自己后,再进一步探讨自己的族裔认同。」林志文说:「台湾人认为我们是美国人,美国人认为我们是台湾人。许多台美孩子常在内心自问:我是什幺人?我要认同哪一个族群?在这关键时期,我们要教导他们认同台美人,接受台湾文化的优点与缺点,以台湾传统为荣,建立起自己的族群尊严与信心。」

装备自己后,再对外沟通。他说:「沟通是现代社会不可或缺的生活技能。

代沟则是许多台湾人家庭都有的现象。到TAF夏令营的孩子,许多都吐露难与父母沟通的心声,获得许多共鸣。我们一直鼓励孩子们多了解父母的文化背景,并加强自己的沟通技巧,如此不但能促进家庭和谐,更有助于自己日后的发展。」

有了自尊、自信与良好的沟通能力后,领导才能应运而生。志文强调说:「领导能力并不全然天生,后天亦可栽培。事实上,更重要的是领导人必须心存谦卑,具服务的热忱,才能真正服务人群、贡献社会,这就是『奴僕领导』的真正涵意。」

第三代的参与

在德州工作数年后,林志文的领导才能与多元的文化背景益受公司的器重,因此被升调至波士顿总部,担任国际技术服务部经理。此后,他经常出差国外,时而日本、台湾,时而中国、香港,时而南美,经常绕着地球飞。

「幸好现在的科技很发达,即使在国外,我也能以电子邮件与大家联络,或在电话中规划TAF事宜。」他说。

二○○三年,林志文卸任后,基于现实考量,TAF会长一职仍回到第一代身上,由密西根的黄启仁接任,二○○五年则由芝加哥的林大成担任。至于执行长一职则一直由第二代负责。二○○○年至二○○四年,由专攻企业管理的Bernice Tsai担纲,二○○五年则由从事教育的Christine Shay接掌。至于理事会的四十多名理事,第一代与第二代兼而有之,但望在两代合作之间,TAF得以顺利传承。

林志文卸下会长后,仍继续担任TAF的理事与执行委员。目前,他正与Bernice Tsai等人积极筹划恢复夏令营的大专组,并且热心组织TAF的「学友会」,希望从前参加过TAF的孩子能回「娘家」,共同在家庭营里团员。

当年参加夏令营的那些天真淘气的孩子,如今大都已成家立业、为人父母,他们的孩子甚至足以当TAF的学员。志文与凯西的两个儿子,十二岁的约书亚和九岁的马太,亦早已是TAF的第三代学员。

而当年的辛勤播种人,则已升格当阿公、阿嬷。卓甫良与林秋菊的长孙女安蕾亚﹝Andrea﹞、孙儿满雄﹝Daniel﹞和小孙女富士﹝Deanna﹞,都是TAF的第三代学员。去年,十六岁的安蕾亚当上少年组的辅导员,令阿公、阿嬷非常开心与骄傲。

林健华的老三宗庆也于去年结婚,或许再过几年,他们将在TAF夏令营与儿孙相见。这些从前的辛苦义工,如今已退居第二线,成为轻鬆的家庭营与会者。他们在营里,快乐地与儿孙团聚,与老友重逢,并且望着一张张可爱的小脸,兴奋地辨识究竟是谁家的孩子。

从卓甫良、林健华、到林志文,这一群在美国内陆的台湾人,本着对基督的信仰、对台湾的认同、与对台美传承的使命,默默地播下TAF这粒芥菜子。时隔多年,终于萌芽,台湾人在美国的故事,就这幺一页页地写下去。

杨远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