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的发型变化和思想发展

本人常常批评民运和多维的反共派。并藐视施化贼等,认为此人宣传的理念过时迂腐。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我曾身在其中。施化贼的政治观点,是我多年前的观点,早已被我淘汰了。回顾我自己的心路历程,正好和我发型的改变相互辉映。下面的图示,可以发现我的发型变化。需要注解的是,图中的鸡蛋型头型,不是我的真实头型。图中头发的疏密,不代表我真实头发的疏密。这只是一个示意图。杨子的发型变化和思想发展
型1,杨子是个狂热的民主派。此时的头发乱糟糟,脏乎乎。当时在注重心灵发展,不注重外表修饰。痛惜中国不如外国。希望中国早日实现民主。杨子以此头型,参加64闹事。
在木樨地设立电车路障,并疯狂的向解放军的军车投掷石块。边扔边骂他们屠杀人民。64后,失落无望,考托福GRE出国。发型2,杨子在洋人
的学校上学,跟进文明,开始注意头发清洁,注意梳理整齐。此时的思想状态,是崇拜民主,爱好和平,痛恨战争。每次读到黑人的故事,眼泪汪汪,每次听到
Martin Luther King
的声音,汹涌蓬勃,为人类的正义感到骄傲。以此头型,我热心公益,经常捐钱捐物,热衷回收物品,为保护环境不懈的努力着。发型3,干脆还是
寸头舒服利索。杨子越来越认清国际关系的利益博弈关系。常听Rush Limbaugh, Michael
Salvage.领教美国爱国狂徒的原始人性发泄。开始返本归真,回归人性,热爱和庆祝人性。爱国自私是合理的,Double
Standard是符合人性的。扩张野心,其实是人类进步的动力,帝国霸权,是大国发展的目标。损人利己,仍然是国际博弈的一个定律。 发型4,这是将来,是不是凸了,头发全白了,不得而知。不过将来的思想,可能是看破红尘,对政治不屑一顾,专门研究如何活的更长? 以上就是我对自己发型变化和思想发展的汇报。不知道是发型影响了思想,还是思想影响了发型。是个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