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导正曝《炎黄春秋》被强行接管前后细节

《炎黄春秋》杂志被上级单位强行接管后,该杂志社社长杜导正17日发布公告宣布停刊。杜导正向外媒表示,将以其他方式发出声音,并披露被接管及杂志社被强占的细节;称有人不顾此前的高层“特事特办”批示,强行撤销杜的社长职务。

7月19日,《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杜导正从医院回到家中,通过电话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93岁的杜导正表示,《炎黄春秋》虽然停刊,但将以其他方式发出声音,包括举行座谈会等,“停刊不停社,我们作为向国家注册的有法人代表的,有全部法律程序的民间媒体社团,我们在法律范围内活动,还可以进行社会活动,我们还可以发行一些东西,除了办刊物,我们还可以开座谈会,开专家会,我们还可以在网上发东西,发出我们的声音。而且还有十来个人共进退。”

杜导正披露,当局几乎是在找他谈话的同时,派人进驻该杂志社。此前,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员两度找他,还拿出相关文件,说中共中组部2013年有一个规定,离退休干部不能在单位外边担任什幺职务,如担任职务必须是70岁以下,而且要经过上级批准;劝杜导正退休。

杜导正说,当时上级领导就此批示“特事特办”。他们这次来又谈这个事情,他又拿出这个文件。杜导正准备遵守这个规定退下的时候,他们下来一个命令性的,撤销杜的社长职务等,把整个班子改组,委派他们的人担任。这违反了原来和他们达成的协议,“搞得我本想退,现在又退不下来了”。

杜导正的女儿杜莉补充说,官员找他父亲谈话的同时,另一路人马到编辑部接管杂志社:“他是同时的,当天广电局的两个负责人,来把他(杜导正)该退休的文件给他看。他这边给我爸文件看,那一边已经到杂志社去进驻了。二十分钟以后就发了撤销职务的命令”。

当晚,中国艺术研究中心派人进驻杂志社,并睡在编辑部,成“占据”态势。杜导正说,来人连行李都搬进了杂志社:“他们就派了几个人住在我们编辑部的主要单位,不走了,把行李也搬来了,白天晚上就这幺住着。它内部已经瘫痪了,怎幺出版。读者纷纷来信问”。

中国敢言杂志《炎黄春秋》上周被上级主管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大换血之后,该杂志社社长杜导正7月18日发布签名公告称,7月12日,中国艺术研究院违法单方面撕毁该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签署的协议,宣布改组杂志社领导机构,严重侵犯宪法第35条赋予公民的出版自由,违反了协议书中明确约定的杂志社人事、发稿和财务的自主权。7月15日,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员强行进入杂志社,并窃取和修改了杂志社《炎黄春秋》官方网站的密码,导致该刊物丧失了基本的编辑出版条件。

受《炎黄春秋》杂志社委托的莫少平律师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研究院派人进驻该杂志社,从法律角度来讲构成扰乱社会秩序,他已向朝阳区法院递交诉状,本周五之前,将得到法院是否立案的答复。

莫少平表示:“炎黄春秋的工作人员没法正常工作,所以不得不停刊,他并没有放弃仍然要通过司法程序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炎黄春秋提出异议说你是单方面毁约行为,你不仅不停止你的行为,还占据办公室,在那里吃住,这就是违法行为,严重的话就构成犯罪了,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莫少平向美国之音表示,炎黄春秋并非没有复刊的可能,“只要他们(炎黄春秋)维护合法权益的诉求能够得到法院的支持,时机到了,他们是会复刊的。”

《炎黄春秋》前总编吴思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虽然停刊,但是炎黄春秋杂志社并没有解散,现在炎黄春秋的杂志社还在争取通过法律来争取权益,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炎黄春秋也可以通过诉讼在法律上获得支持;一旦成功就可以复刊。

吴思表示,从编辑部自我感觉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实事求是,如实谈出历史真相。炎黄春秋在实事求是中找到了历史的规律和经验教训,也就是民主法治。所以炎黄春秋确实是有主张的,主张政治体制改革。

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就《炎黄春秋》被接管事件向美国之音谈了他的看法。鲍彤说,这个问题应该是一个政治问题或者一个法律问题。炎黄春秋和挂靠单位本身是有协议的。这个协议规定了炎黄春秋有非常高的自主权,这个协议在法律上是有效的,也是必须被执行的。否则就会出现民事诉讼的问题。现在这本杂志的经营日益艰难的问题“主要就是一个姓不姓党的问题”;“真实的历史现在是党所不允许的,那幺这就产生问题了。”

《炎黄春秋》杂志,以发表历史记述和评论文章为主,也会披露独家政治消息,并力求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炎黄春秋》近几年屡遭打压。2014年9月,中宣部勒令《炎黄春秋》更改主管主办单位,原总编辑吴思、副主编洪振快、黄钟相继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