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是滥捕记者的现行犯开讲无疆界

新闻记者是社会是非的照明灯,好的记者一定夙夜匪懈,一面充实涵养一面深入报导。以前戒严时代,记者找空摸麻将,不到现场抄抄听同业讲的,交差了事混吃等死;解严以后发展迄今,只有向欧美一流记者看齐的份,没道理再混一口饭吃,而想混饭吃的恐怕也吃不到,反被淘汰。

 

记者勇于到第一现场冒着生命危险,此民主国家尽人皆知。试想没有记者第一现场报导,社会各阶层如何有真实资料判断形成舆论监督政府?是故在第一现场司法人员对记者的尊重,也就是尊重社会大众。

 

不能叫记者冒生命危险外,也必须冒被逮捕危险。警方不应「驱离」记者,而是须要执法的範围内,请记者让开,因为记者是人不是採访动物,可用「驱离」的,他负有社会照明是非的现场任务。警方光明正大执法,更无须怕记者「照明」。

 

前几天课纲议题抗议,教育部年初败诉后依旧不愿暂缓实施,对抗议师生也不愿理会,乃发生气愤学生夜闯教育部事。似此有公益内涵争议事已数月,人尽皆知,当非窃盗之事,而是涉入侵的告诉乃论案。警方依法行事,但倒退到把现场记者抓起来,没收採访工具且移送;这不是法治,这是侵犯与打碎记者这一行业。「驱离」已经不礼貌了,把「採访动物」抓起来入监。

 

当中国滥抓百名以上律师与从业人员,重捶律师尊严。我们也不遑多让,现场记者一律抓起来当现行犯,下次是不是现场旁观者一律当现行犯先抓起来再说?法制是死硬的,人是活的;记者行业没有尊严,就没有价值,就死了。当司法滥行大于一切且控制一切时,就是独裁的手随心所欲假司法之名控制人民,遇事人人皆成动物现行犯先被送监再说,这是中共警察国家的抓民如兽、大红扫蕩恶毒本质。台湾没有这样堕落的条件。

 

记者採访寻找与照明正义,交给公众去判断。此次警察执法竟然成了滥捕滥抓记者的现行犯,实应被追究刑责,才能引以为惕,而不致成为警察国家试行成功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