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宜桦的罩门

江宜桦的罩门

不到五年之间,从台大政治系教授到出任行政院长,江宜桦可说打破了台湾政坛的纪录;不只是因为年纪最轻,还因为在此之前,全无政治历练的他,竟能够逐步获得马英九总统的不次提拔。江宜桦能够平步青云,固然要谢主隆恩,但是否能够交出亮眼政绩,并不在其政治学养如何高超,而在于是否能成功转化为政治实践,这部份,却须由全体人民来打分数。

许多人说江毛配的新内阁是交通帮集大成,都是刘兆玄的人马。主要着眼于过去或现在和交通部的渊源,亦可言之成理,但是外界很少注意到更具有驱动力的另一个交集,那就是台大政治系出身的背景。

台大政治系背景出任行政院长的,江宜桦是第二位,第一位则是连战。但多位和台大政治系具有相关渊源而大量出任政府要员的,则是从马政府上台后,才蔚然成形。

2008马英九上台之后这段期间,台大政治系的教授,忽然各个有出路。民进党时代下台而赋闲的毛治国,台大政治系是他暂时寄居之处,如今终于贵为副阁揆。交通部长叶匡时不仅自己毕业于台大政治系,其妻子苏彩足还担任过台大政治系主任。由政院秘书长升任政务委员的陈士魁,也是出身台大政治系。

目前正角逐台大校长的包宗和,是除了朱敬一之外,最被看好出线的未来台大校长人选,同样出身台大政治系。宪法学者黄锦堂一度在刘兆玄内阁任内出任人事局副主委,但官运不佳,才上任不久,便遇到刘揆下台,吴敦义上任后也没有给予留任,不到数月就离开政坛。

台大政治系突然成为鲤鱼跃龙门的跳板,和同样出身台大政治系的总统府副秘书长高朗不无关係。高朗是马英九从小的玩伴,深受信任,他长期在台大政治系任教的资历,成为替马英九物色人才的最佳管道。他的穿针引线,应是江宜桦能在马英九第一次角逐总统大位时,担任政策白皮书工作的主要原因。

在学术声望上相对十分保守的台大政治系,江宜桦是少见以自由主义思想闻名的学者。他思路清晰,教学俨然有序,颇受学生的激赏。然而,中国文化薰陶下的知识份子,不管到西方读了什幺书,学而优则仕,往往是无可抵挡的诱惑。

从文化根子里,江宜桦更像是以儒生自居的官员,言谈文质彬彬,克己复礼。因此,尽管江宜桦讲解起自由主义,淋漓透彻,一旦到了官场,儒家思想还是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来,他开始谈所谓的民脂民膏了,和大内高手宋楚瑜使用的语法,并没什幺不同。

何况,在中国官场要展现干才,需要的绝不只是儒家的空洞气质,因为那往往更像是无能的代名词;而必须是令出必行的法家尺度。就这一条件而言,江宜桦未来,绝对会令其它国民党的接班梯队,刮目相看。从而,相对于法家的严苛保守,可以想见,自由主义的精神,在其江的施政上极可能是无影无蹤的。

事实上,江宜桦在台大担任副教务长时,就已经展露管理长才。出任研考会主委后,不只是研考会的部属,其它部会公务员同样领教过他追蹤考核、紧追不捨的功力。同样的,未来行政院各部会官员将会面对比以往更直接和更迫切的压力。

江上任后第一次临时院会就表示,「民意代表就是行政团队最好的桩脚、地方上的耳目」。更表示,「若要让民众对于政府感到信任,政府必须负起更大的责任以及展现更积极、更强有力的领导,期勉内阁团队富有更多的规划能力、执行能力和沟通能力。」这几段话,其实都十分精準地传达了江宜桦的治国态度。

问题是,民代反映民意和大有为政府锐意革新的执行力,往往包含着冲突的元素,更何况,近来蓬勃发展的公民力量,显然还没列入江宜桦的施政思维之中。江宜桦该如何直接面对公民力量,替马英九低到不能再低的民调,发挥起死回生的效果,恐怕才是他最大的挑战和罩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