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的义人都是在不断熬炼中产生的

完全的义人都是在不断熬炼中产生的

(最纯粹的真理性文章,欢迎顶级专家点评,才是对笔者最大的帮助!)

作者:郭永丰

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这是至真至理,至理名言,完全符合上帝的道。所以,为义受逼迫的,确实是有福的。

一、从普通维权者转变为基督徒的过程本身就是义的不断递增,当然也是不断熬炼的结果。

箴言24.16:因为,义人虽七次跌倒,仍必兴起,恶人却被祸患倾倒。

这说明,义人为义的跌倒只是一种反复的熬炼,让其更纯粹完善健全;恶人不容易跌倒,因为恶人都是在非常强势中才作恶的,弱势的人极难有所作恶,一旦作恶立刻就会遭遇强力遏制,而扼杀于崩牙状态。所以,当特别强势的恶人一旦遭遇祸患时便只能是灭亡。此种情境中的恶人的反抗也极为疯狂,基本都是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一定都是誓死捍卫的。正如今天中共政权几乎全民动员的天价维稳!

对于今天的中国义人,也可以这样理解,参与自身法定利益维权的,这应是初级阶段义的表现;当看到众多如同自己的同类时,相互帮助也为他人维权的,这应上升到第二级别的义的表现;当发现整个社会都是如此邪恶污秽,需要制度保障时,便推动社会的进步与发展,这便上升到更为高级阶段义的表现;当发现很多这类人在一起也争权夺利,论资排辈,相互欺骗愚弄,甚至不惜弄虚作假自我炫耀和标榜不断讹诈他人和社会时,看到很多属于人性层面暴露出来的邪恶与污秽,且还是赤裸裸的大言不惭,恬不知耻时,便只有寻求神来解决这个普遍性所存在的根本问题,果真就让自己成为虔诚基督徒,这应是最高阶段义的表现。

如此说来,没有初级阶段义的表现,就没有最高阶段义的产生,所以,初级阶段义的表现必须大力提倡鼓励,且只有让全民积极参与其中才是最好的。让其循序渐进,逐步走到最高阶段的义,且能够达到比较完全的程度,这才是这个社会最健康发展的路线图。

作为初信者,任何基督徒的老我都极为严重,时不时爆发出来,很容易泛滥成灾,让虔诚信徒受不了。这还需要一个非常漫长艰难的过程来净化。当然必须只有依靠独一神的至真至理,可以在众多弟兄姊妹的共同帮助下,自己勤奋去教会,刻苦读经,切切祷告中可以慢慢解决。但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特别勤奋的人也要好几年的功夫,至少三年以上,且一定越久越纯粹。所以,当基督徒相互见面,首先要了解你信主有多长时间了,就会大概知道你的生命状况。只是挂名的基督徒,即便挂名三十年,也不如一个初信者的生命旺盛强大。这只要看他的言谈举止和做人处事的态度就能一眼看出来。

二、基督徒维权是实实在在的陶造和冶炼自己,让自己变得更清纯高尚。

很多人没有经过维权就成为基督徒了,而且还是特别多的人,那是因为这些人没有遭遇到需要维权的事情发生,或者凡事果真都全部忍耐了,这类人毫无法治意识和观念,没有公民知识。一般都是逆来顺受,忍耐了再忍耐的,确实让自己吃尽苦头,几乎碰得头破血流,以致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和阶段上。

其实作为基督徒也是人,是公民和纳税人,其一切法定权利,也是需要国家法律制度坚强保护的。作为公民在遭遇任何不公正待遇时必须要申诉,按照法定程序依法维权,这也是神的许可。果真发现维护不了,这不是你的错而是让你更进一步认识到这个社会的邪恶究竟在哪里。当然,人们完全背离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而对公权力持有者没有强有力的监督与制约也是一个重要方面。所以,作为基督徒,更应该非常清醒地认识到这个社会极端邪恶与污秽的症结所在,且在这些方面也要负上代价,否则,就违背神的公义准则了。

因为神的权柄是完全的公义和信实,地上权柄持有者按理说都是神的佣人,切实为民除害,伸张正义主持公道,扶持弱势,铲除一切邪恶与污秽,除暴安良的。只有魔鬼的权柄完全相反,全是谎言加暴政,由权力持有者滥用私用,任意妄为,而胡乱作为的。神的权柄经常被魔鬼窃取而操纵把持,为自身邪情私欲和私心杂念最大化发展保驾护航的。一个根本不顺服神的权柄或者个人,难道你也顺服他们的管辖,这就等同于做了魔鬼的帮凶和走狗,是完全背离神的公义准则专门与神作对的,肯定不会讨神所喜悦的。

基督徒的维权是在祈祷中进行的,且在尊重司法人员的情况下进行的,一般不搞人身攻击,不伤害任何人的感情和尊严。只是有理说理,有法说法,一五一十,有理有据,有章有法,极度理性中肯。一般这样的维权都很容易成功。而非基督徒的维权大多匪气浓厚强烈,以恶报恶成分极端浓厚,让公权力持有者更加受不了,而遭遇其故意的拦阻与打压。

当然,很多司法人员也匪性很重,一般都是欺软怕硬、恃强凌弱、狗仗人势、狗眼看人低的,致使无论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的维权,都遭遇重重挫折和拦阻,根本不可能成功,这在我们这个无神论国家极为严重,且泛滥成灾,确实就是不争的事实。几乎无处不在,无处不见,遍地都是,人人都深同身受,且本身在感受和遭遇着的。这应是这个国家所有人的共识。

祈祷时感恩赞美神!祈祷就是把难担的担子交托于神,求神成全,为公权持有者的良心祈祷。自己必须要有所行动,而人神同工。只有祈祷,没有行动,就让神完全成全,绝对不可能。除非很多事情是自己根本不可以作为的,也便只有完全交托与神,自己只有祈祷的份。因为神给你参与实际事务的应有能力,你必须只有充分发挥和应用,否则,就是你自己把神给你的一切完全废弃了,这根本就不是神的原因,而是你过于懒惰,或者胆小如鼠,不具备完全人的资格。

严格说,真正属于基督徒的维权本身就是传福音,给官权作光作盐的最实在的表现。如果你不与官权直接打交道,官权怎会知道基督徒的作为和表现究竟好在何处呢?

三、任何义人都是在社会实践中不断摸爬滚打,被陶造冶炼的结果,绝对不是生下来就完全的。

天生完全的人不存在,任何人从出生那一天起就是罪人。人心中既有良善的一面也有邪恶的一面,这种良善与邪恶自己感觉不到,只有他人和社会才能感知。自己也根据他人与社会的反应,知道自己做的哪些是良善的,可以尽情大胆地做,哪些是邪恶的,一定要遏制收敛,即便做也只能偷着做。在一个好家庭里,孩子会受到比较多的良好熏陶,在一个坏家庭里,孩子则受到太多的邪恶污染。自然而然,两种不同的家庭只能出产两类截然不同的人。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其实说的就是这种道理。

对于罪人本身,无论多幺良好的家庭,都是不完全的,存在很多邪恶的,所以,人不能依靠人或社会健全完善崇高自己,而必须只有依靠神,因为神是至真至理,至高纯全,脱离神的标准,即便多幺良善的人,都有邪恶,且在爆发时非常严重,甚至一发而不可收拾。

往往心地比较良善的人,信赖一个德高望重的人时,最终还是失望了,因为他发现了这个人的很多邪恶与污秽,甚至还根本不如自己纯洁高尚。所以,很多人信耶稣,只是盯着基督徒的表现才决定是否真信,其实基督徒也是人,只是一个蒙恩的罪人而已,当条件、环境和机会充足时,尤其在不加约束的情况下,情急之中还会暴露很多邪恶与污秽,这是让很多非常冷静观察思考的人最为失望的。

因为基督徒都是从无神论与拜偶像者中转化过来的,当其爆发许多邪恶与污秽时,其实就是旧病复发,老路重走,在他人及时提醒或警告下,他会自觉有所收敛。但非基督徒就极难做到这样,显而易见的错误与荒谬不但不承认,还恬不知耻,大言不惭,极顶厚脸皮,正如李肇星说中国人权才是世界上最好的。

所以,在公权力平台上,必须建立相互监督与制约的民主政体来保障。否则,这种恶也是根本无法遏制的。而对于公权力持有者的遴选,要求其必须是虔诚的基督徒,否则就没有竞选的资格。正如美国总统的遴选,候选人都是基督徒的身份,但是否虔诚就很难说了。

无论怎样说,只要你一旦步上公义的道路,就迫使你不得不循序渐进做完全的人。因为你不高尚,哪些天天盯着你的人就会数说你,如果你累积邪恶与污秽太多,大众就会彻底抛弃你,否则,你只会名气越来越大,且与日俱增,确实成为公众眼里的完人,非常棒的榜样和典范,公众都会效法学习你。当然一定只会越完善完美,崇高伟大的,直到有机会参与总统竞选时,还能当选为国家最高领导人。

不过很多时候,大众都是愚昧盲目的,缺乏独立判断头脑的,尤其在趋名趋利趋众的挟持下,很多人定会胡乱投票,对手中唯一一张选票极端不负责任。所以,凡是当选为总统的人未必就是最优秀的。这要依照所在国家国民的素质来决定,如果国民素质普遍很高,就一定很优秀,否则,也许就把希特勒和毛泽东式的人物选上了。

四、人间没有永恒理想的社会制度模式,一切都只是暂时的,唯有神的旨意才是永恒不变的至真至理。

对于一个义人的熬炼,来自黑恶势力的打压最容易得到完全的彰显与发扬光大。所以,神便专门为这类义人预备熬炼的各种各样的条件和环境。如果义人掌权,社会至高公平正义,但绝对不是永恒的。因为在义人治下,长期以来,也会让叛逆性很强的人非常受不了,就会自然而然地激起反叛,在公义权柄的打压下,只会让邪恶的人发展到出神入化的极端地步,除非是彻底消灭其生命的,否则,即便让其坐多少年牢还会为自己的错误想法和行为一意孤行,且还很执着,而孤注一掷,死不悔改的。并且这种叛逆也会像瘟疫一样迅速传播扩散,直到整个社会的完全堕落与变质。

所以,在一个公义的社会,不可能产生极端纯粹的义人,时日一长,也会让社会完全败坏堕落。但在邪恶的社会,一定就会产生大量最完全纯粹的义人,且这种义人还会大面积地扩散开来。

因为,作为罪人的人们,往往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长期的养尊处优,很快又会堕落变质,成为极端邪恶的人,这自然还是神所不喜悦的。比如欧美等发达国家的人民,基本都很懒惰,且非常散漫随性,好逸恶劳,疯狂嗜色嗜赌,或者玩极限类的运动,就超出发展中国家人民的想象空间了。

如此说来,作为至高者亲自创造又直接参与管理的这个人类社会,上帝其实才是最公正无私的,祂的意念一定远远高于任何人的意念。作为微尘的人,我们只有祈祷仰望神,完全顺服在祂大能的权柄之下,我们才能得到真正的平安和喜乐!

人类世界究竟适合搞专制制度,还是民主制度。笔者以为,由于人性的极端不稳定,容易堕落变质,也容易纯洁高尚,严格说民主制度才是最好的。但这种制度的保障基础,乃是国民普遍的高素质所决定的,绝对在任何愚昧野蛮的国家里根本行不通的。中国人追求宪政民主一百多年的历史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如果欧美等成熟民主国家的人民,在某一日绝大多数人都完全背离神了,这种制度立刻就会瓦解崩溃,又重新退回到强人专制的时代。比如法国拿破仑的掌权,德国希特勒的掌权,其实都是国民背离神,让全民素质普遍低下运行的结果。

感谢赞美至高神!

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