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的由来


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的由来

  最近去山西运城永济鹳雀楼,听到一首《鹳雀楼之歌》。其中唱道:“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河西河东的太阳,不在一家门前红。鹳雀楼,一层层,问君身在第几层?千里目,万里情,人生有尽岁月无穷。落山的太阳,明天又将升起;东去的黄河,今朝依旧向东。”

  中国古代有“四大名楼”,分别是武昌的黄鹤楼、岳阳的岳阳楼、南昌的滕王阁和永济的鹳雀楼。每一座名楼,都留下了很多的佳话。比如黄鹤楼的“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岳阳楼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滕王阁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而鹳雀楼的成名,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唐代王之涣那首《登鹳雀楼》诗:“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鹳雀楼位于永济市蒲州古城西黄河岸边,建于北周,兴于唐宋,毁于元初。2002年复建竣工并向游人开放。“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这句民谚,就出自这里。蒲州一带的黄河,是南北流向,河滩很宽,河道却不固定。因为黄河在长年累月的流动中,带有大量的泥沙。在哪边的河床流的时候,哪边的河床就会慢慢增高,高到一定程度,河水就要改道,到另一边去流。这时候,河东就变成了河西,河西也变成了河东。

  唐开元年间,为了稳固蒲津渡口的浮桥,在黄河东西两岸,各铸造了四尊铁牛,每尊铁牛旁,还有一铁人,如牧策牛。据称每尊铁牛,重达76吨,用了当年全国铁产量的四分之一。但过了若干年之后,一场大水,黄河改道,原来在河西的铁牛,也到了河东,被泥沙掩埋。1989年,经过有关部门发掘,出土了四尊铁牛,供游人参观。

  当地还有个传说,唐代名将郭子仪之孙由于挥霍无度家产败尽,沿街乞讨来到河西庄。想起了自己年幼时的奶妈可能就在该村。于是便四处打听,但问了很多人,都说不知道。天快黑时,走来一个农夫。郭孙上前一问,竟然是自己奶妈的儿子。到人家家里一看,粮囤座座,牛马成群。他就问:“你家有这幺多钱,为何还要自己辛勤劳作?”奶妈的儿子说:“家产再大,也会吃空。家母在世时,勤俭持家,勤奋劳动,才有此家业。”郭孙听后,很是惭愧。这主人不忘旧情,便让郭孙在家管账。无奈他对账目一窍不通,主人不禁叹息道:“真是三十年河西享不尽荣华宝贵,三十年河东寄人篱下无奈受穷。”

  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有时是自然规律而致。譬如黄河改道,谁也不能阻挡。再如生老病死,也是情理之中。再高的职务,也有离退那一天;再多的钱财,也买不来百岁长命。

  《鹳雀楼之歌》唱得好,“河西河东的太阳,不在一家门前红”。不管你身在第几层,都必须切记,你家红,他家也会红。如果不小心,现在“河西”,将来也会到“河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