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随着互联网和IPO的普及,网络上的言论越来越左右人们的精神生活,一面作恶,一面自夸的薄熙来,不仅邀请了海外媒体的老总,香港所谓主流媒体的领导,而且还接见了全国省级媒体的决策层人士,以及国内网站的老板,甚至连版主,博主也不放过,近日的重庆媒体披露,11月16日,市委书记薄熙来等会见来渝出席“品鉴重庆·全国博主版主笔会”活动的嘉宾及京沪部分专家学者,并与大家合影留念。

可见,与其说他对海内外舆论的重视程度之高,不如说他对批评意见的担忧之巨,可惜,他已碎了方寸,乱了阵脚,迷失了方向。其实,这种本末倒置,欲盖弥彰的做法,只能使他垮台得更快。

《重庆日报》报道说,日新月异的重庆,对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博主、版主们产生了强烈吸引。16日晚,市委书记薄熙来与市领导何事忠、徐鸣一道,会见了来渝出席“品鉴重庆·全国博主版主笔会”活动的嘉宾及京沪部分专家学者,并与大家合影留念。首先,记者在说谎,好像是博主版主们主动到访重庆的,试问,如果没有公款买单邀请,何来“吸引”?

照理说,薄熙来是北大未毕业就破格转为新闻研究生的,他读得的是国际新闻,虽然他学习不太刻苦,喜欢玩蓝球和泡女孩,但也是有点学问的,他应当知道新闻是什幺。通俗地讲,文章就是人的言论变成了铅字,也就是说,事实是第一性的,新闻是第二性的,毫无疑问,令人爱读的新闻应当是基于事实的文字,但薄熙来当官之后,就把老师所讲的新闻基本原理丢到了脑后,他在大连和重庆都是两张脸,一张阴脸,一张阳脸,阴暗面不让报道,阳光面大肆鼓吹,造成了什幺都是“第一”的虚假繁荣景象,如果有人与其相左,企业家给打成“黑社会”,官员给顶“保护伞”,媒体领导叫你成为“腐败分子”,访民让你失踪,坐牢,等等。而那些被强力封堵和扼杀的,不得不流向海外的披露真相的文字,全部被说成是“网络谣言”,是“海外敌对势力”所为。这样一来,他就在认识论上,根本颠倒了新闻和事实的关系,他的胡作非为和贪腐枉法就越演越烈,不能自己。

重庆媒体的报道说,活跃于网络的博主、版主们,屡有“宏论”发表在网上。薄熙来见到大家便打招呼说,欢迎来自全国各地的博主、版主们及专家学者,你们来到西部,深入基层,走到群众中,很有意义,这说明大家有新闻的敏感性。

显然,这里指得“宏论”都是唱颂歌的文章,而极为罕见的批评之声,不会是“薄泽东”之所爱,重庆市政府之所以请他们来,一是要他们的“宏论”更红,红得疯狂,红得发紫;二是使他们利用自己的版块,对海外的批评和揭露,要封堵打压得更狠更死。看来,薄熙来忘了最基本的常识问题:不做坏事,就没有人对其罪恶的曝光,试问,重庆公安如果不强抢李俊的“大蛋糕”,何来海外媒体披露的惊天黑幕?别急,等李家兄弟都坐了牢,还有更热闹的新闻呢!

但脸皮厚的薄熙来不在乎,他认为只要一手打压,一手收买,就能息事宁人,颠倒黑白,到处莺歌燕舞,血写的事实,就会被彻底地遮掩和粉饰,所以,他说,改革开放前30年,东部沿海高潮迭起,好戏连台,全球关注;咱中国有句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后30年,西部在积累了相当多的基础条件之后,也一定会有更大的发展。其实,研究中国的经济专家们一致认为,过去,现在,未来都还会是东部沿海城市贡献大,重庆再吹,也不及广东发展的一个零头,近年重庆出名,就出在“红吹黑抓”两方面,薄熙来的确是把“河东”变成了“河西”,把公检法司变成文革专案组,把民企框架当成黑社会等级,把罚没收缴的所谓涉“黑”涉“黄”的巨资,当成买官卖官,破财消灾的“小金库”,把对立面汪洋的嫡系当成“保护伞”,把卖身投靠的酷吏王立军奉为“打黑英雄”,这样的枉法追诉,搞乱了中国,使“暴力革命”的意识甦醒,使“跑路”潮一浪高过一浪,使经济崩溃,民心动荡,思想混乱,政改止步,中南海内斗白热化,引来美国人基辛格叫好?孔教授变成了“孔叫兽”,郎咸平变成了“狼险评”,前者骂汪洋,后者骂总理,这些难道不是事实吗?既然不怕“说三道四”,请海内外媒体老总吃饭,有何必要?既然自己没有做错,请版主博主有何必要?既然站在真理上,为什幺放出一群疯狗咬人?!

不过,薄熙来还是透露了心底的真实想法,用对了一个词,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论,翻翻古书吧,它的意思可不是指经济中心转移,它指的是“改朝换代”,薄熙来不是叶立钦,更不是戈尔巴乔夫,他是毛泽东第二,不会搞什幺民主,他现在所作的一切,我十岁时就已耳熟能详,他是想发动群众搞第二次文革,打土豪,分天地,再立一批紧跟自己的“新土豪”,进而保护他的家族及利益集团的财产和权力,至于“民生十条”,“共富十二条”,都不过是遮羞布和忽悠人的小马甲而已。

他深知这个成语太敏感,怕触及到了胡锦涛的疼处和习近平的难处,就加上了这样冠冕堂皇的词句:作为西部地区的直辖市,党中央、国务院对重庆高度重视,锦涛总书记为重庆导航定,做出了“314”总体部署;国务院专门出台了“三号文件”,支持重庆发展。在这方创业的热土上,每天都产生不少动人的故事。试想,胡锦涛能相信他的河西何东论,仅限于经济领域吗?经济中心转移,政治中心能不转移?领导权能不转移?原来,这几个转移,都需要社会舆论的转移,这正是他邀请版主博主的真实用意。

果然,重庆媒体转述薄熙来的话说,这些年,在历届市委、市府打下的基础上,重庆又取得了一些新的进步。但我们有自知之明,与沿海发达地区相比,重庆的差距不小,面临的困难还不少,好在咱重庆人有志气,不怕挑战,全市人民正齐心协力,努力建设美好的家园。而且困难与机遇是可相互转换的,比如重庆农村面积大,比京津沪农村面积的总和还大许多,工作确有难度。但从另一方面讲,这正说明重庆的发展空间也大,进步的潜力很大。就拿种树来说,我们提出建设“森林重庆”,每年投入100多个亿,漫山遍野地种,而且主城和县城种的还多是银杏、香樟、桂花等好树、大树。因为农村面积大,我们还建了不少苗圃。

仔细品读一下,重庆这几年在经济上究竟做了什幺?不外乎是种了些银杏树罢了,就像在大连种了点“熙来草”一样。薄熙来惯于搞形象工程,把美丽的脂粉涂在脸上,而倒向他的媒体人士,就是涂抹的有力的手臂,这回,博主,版主们都加入了涂脂抹粉的行列。

重庆媒体报道说,薄熙来表示,这些年来,我们一边抓“唱红打黑”,一边抓改革开放,都取得了一定成效。“唱红”包括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就是“唱读讲传”,目的是为了提高广大市民的素质,丰富群众文化生活。现在重庆不少中小学生都能把《滕王阁序》等经典文章,大段大段地背下来,一字不差。

可见,在“唱红”逼宫失败之后,他开始为自己改口正名了,试问:《縢王阁序》的古典文字,能囊括在“唱红”的倒退行为之中吗?原来,请博主版主,是要他们利用手中的笔,洗刷他搞“二次文革”的罪责。

薄熙来又说,“打黑除恶”是为了扶正祛邪,创造公平正义的社会环境。不少网友对重庆“唱红打黑”谈论不少,这一时期重庆在改革开放方面也做了不少探索。显然,薄熙来变得语无伦次了,“谈论不少”是指赞扬,还是批评?薄是什幺态度?为什幺把“谈论”的方迪劳教了一年?把雄辩的律师李庄关进了牢房?这难道是“改革开放的探索”吗?这种文字狱由来已久,文革中最盛行,谁能认同这不是“倒退”,是“探索”?!原来,他煞费苦心,还是要请版主和博主,为自己倍受指责的“打黑”正名。

接下来,薄熙来还继续振振有词,滔滔不绝,他表示,对重庆来说,统筹城乡是个重大课题,这些年推进“两翼农户万元增收”,实施户籍制度改革,建土地交易所,开展“三权”抵押贷款等,已取得了一定成效。开放方面,不仅“引进来”,还“走出去”,今年实际利用外资至少要超过90亿美元,还实现了对外投资50亿美元,正在探索一条内陆开放的路子。通过实施“民生十条”、“共富十二条”,重庆正坚定地走在以民生为导向的“共富”之路上。各位博主、版主及专家学者,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欢迎大家多介绍一些兄弟省市的先进经验,多为重庆发展提出宝贵意见。

其实,自卖自夸了如此多的功绩,都是承诺,愿景和梦想,翻开重庆的报纸,对照贫困的农民市民生活,仔细比较一下,就知道什幺是赵本山式的“东北大忽悠”了,连个“实际利用外资的数字”前面都不得不加上一个“要”字,由此可见,浮夸和虚报的氛围有多浓啊!真是数字能够拧出水,吹牛吹出牛满地!原来,是为了让版主博主们,都穿上橘黄色的小马甲,来当捧角呀!然后,再发点稿费,塞点红包,反正没收彭治民的“大蛋糕”就有90亿,重庆不差钱。于是,拥戴薄熙来的网络水军就这样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