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人寄希望于习近平和新七常委

《海外华人寄希望于习近平和新七常委》

近年来,海外华人尽了最大努力寄希望于胡温,恢复出生国籍。胡温应该说有所作为(如对许有声的撤换)。但,最终结果是使500万出生中国大陆的海外华人,感到并承受巨大的困惑和痛苦。

恢复出生国籍,既是一项能够名垂青史的千载难逢的机遇,也是一项极为艰巨的事业。当然不是任何人可以垂手可得的。胡温自身有很大局限性。他们处处受制。海外华人也为他们失去一个历史机遇,失去一个报答恩师并造福于海外华人和全体中国人民的机会而感到可惜。

但,海外华人往前看,不会计较过去。

恢复出生国籍,海外华人寄希望于习近平和新的七常委。

习近平和新的7常委有新气象:习近平以亲民爱民着称;新的常委中,有精通法律的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北大法律系高材生(如李);有坚定不移走邓小平改革开放道路和政治资历雄厚的(如余),等等。他们都以胸怀宽广,务实和清廉着称于世。

因此,海外华人寄希望于习近平和新的7常委,早日恢复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出国人民的出生国籍。

()

另外,笔者推荐一篇好文章。此文直接指出了恢复出生国籍的问题的关键。

《侨办侨务两大政策和十八大精神背道而驰》

本文根据矫海涛《落实侨务政策“华人”还是中国人》的若干跟帖综合而成。

矫海涛《落实侨务政策“华人”还是中国人》已经把十八大精神写得很清楚。参见本文网址

侨办目前对出生大陆的出国和旅居人员的两大侨务政策是:

1)对归化外国籍者,剥夺其的中国大陆出生国籍;制造种种麻烦(如邀请信,财政担保)阻碍他们回国;

2)对持绿卡和枫叶卡者,剥夺其在中国大陆的政治权利和工作权利;并且剥夺他们在中国的定居权利---得不到侨办的批准,不得在中国大陆定居。

这两部分人(对归化外国籍者和对持绿卡和枫叶卡者)的加总在500万上下,主要在美国和加拿大,约占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出国旅居人数的三分之二。

500万绝对不是所谓5000万。5000万的概念包括了1600年郑和下西洋以来留在东南亚的华裔后代(包括已经和土着混血的后代)。按国际共识和国际法以及各国对出生国籍的承认,他们都有了有东南亚各国的出生国籍。自50年代以来,东南亚各国基本上做到了。因此,不能把500万和5000万概念混为一谈。

侨办目前对出生大陆的出国和旅居人员的两大侨务政策是过时的,同时是违反国家大法(宪法和国籍法),和18大的侨务精神是唱反调的。

侨办本身包括其海外的联系(主要是非出生中国大陆的华侨领袖)现状和厉害关系,不可能做任何改进,只能是变本加厉。

而另一方面,出国的越来越多,各种身份越来越复杂。侨办的两大政策无法推行,同时也造成越来越多的冲突和矛盾。由侨办主导的10月份多伦多宣讲会临时取消当然是请示了国内侨办主任,就是想回避这种冲突,以免影响18大。

因此,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中央高层。

本文网址

此分析很好,但实际上忽视了一个问题,即侨办两大侨务政策的前提是建立在5000万的概念上,也就是所谓“大侨务观”。

这两个政策,用在4500万出生在非中国大陆的华人后裔身上,应该是不为过的;如一个出生在印尼的人已经是印尼国籍,现在要来中国大陆访问,当然要邀请信和财政担保;一个出生在东南亚,但一是保持中国国籍,现在要回中国大陆定居,他在中国无亲人,无财产,当然要侨办批准,侨办还要安排他工作和生活—在50年代,这种人的人数很多。但现在这种人已经少之又少。这是侨办自55年来一直采用的政策。

但这两个政策,用在出生大陆的出国和旅居人员身上,当然是错误的了。

楼主用5000万概念,有点执迷不悟(抱歉,对观点不对人)。不过,绝对相信楼主的智慧和认识能力。5000万概念和500万概念的不同法理结果和不同政策后果。不能含糊!!!!!

但侨办用5000万概念,把过时的政策法律化,则是用心不良。上面的跟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