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殖民性,败坏卑劣心

独佔统治权,挟人民反共产党中国;失去独佔权,附共降中。中国国民党在二○二○年大选,像走在穷途。原以为二○一八年地方选举大胜,韩某的无厘头气势会乘胜追击,再下总统、国会这两城,彷彿一片大好的党国形势。但人算不如天算,救星成煞星,眼看偷鸡不成,恐怕二○二○年竟成殖民意识中国论在台湾的终曲演奏之时。

二○○○年,宁静革命的民主化,政权和平转移,本是台湾的国家新契机,不分先来后到的台湾人,形成命运共同体,开创从中国流亡到台湾的中华民国国家转型新境。但中国国民党殖民中国性不改,只妄图复辟党国,甚至走到背离蒋氏父子的投共、降中路线。马英九在二○○八~二○一六的两任八年,从原先尊重台湾人民对国家路线选择,后来也露出殖民中国性。

连、宋在二○○○年的分裂竞逐,显示争权夺利的政治本质。连藏于李登辉身侧,等待登大位的机会,但花费天大党产,不争气就是不争气,排名还在脱党的宋之后。二○○四年再战,宋屈身连副手,但连战连败,一语成谶。宋,一选再选选不停,二○二○还选。食紧弄破碗,再怎幺也修补不了,创世界奇蹟。

政治权力的本质常是我要、我执,骨子里常是个人功名利禄,作为志业的少。殖民性政权则另有图谋。民主化,无宰制能力,只能骗骗骗。从前,满口堂皇话;现在,只剩荒唐言。权贵假庶民形影,还泛党内互打免钱呢。流亡殖民性,可悲?还是可恶?

马某和韩某,为中国国民党国会不分区名单互槓,互别苗头。马在权力高位,卑视地方派系,不知这种基盘支撑其政权。韩穿梭地方派系之间,想藉此基盘复辟,有些像宋楚瑜当年的权谋,却等而下之。这样的党,还四书五经、仁义道德呢。底牌都被自己人掀出来了,原来还有人狂言代表中国共产党监督台湾的选举,更传出中国资金介入选举。「中国国民党不倒,台湾不会好」这一句太阳花运动的流行语,还真是灼见!

中国国民党已走到末路,才会向共产党中国倾斜。被瞧得起吗?中国国民党在台湾还有一些选票,才会掀风作浪,人民给选票是助纣为虐。看看香港普选的启示,泛民派大胜建制派,这才是台湾人民应有的作为。二○二○年,对一个真实、正常、健全国家有寄望的人们,就用选票让中国国民党觉醒,革心改头换面,走认同台湾之路。